《风声》——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的小说改编

来源:编辑:2014-12-25 查看数0

《风声》

播出时间:2015年1月4日

华谊兄弟2009出品

编剧: 陈国富、张家鲁

导演: 陈国富、高群书

主演: 周迅、李冰冰、张涵予、王志文、黄晓明、苏有朋、英达

故事梗概:

1942年10月10日,汪伪政府举办庆祝国民政府成立30周年的盛大仪式上,一名汪伪政府的要员被枪杀,引起了日本方面的高度重视。此前已经发生了一系列的军政要员遇刺事件,让身为特务处长的王田香早已是如坐针毡。在对这次抓获的女刺客的酷刑审问中,他获得了一条关键的情报——代号为老鬼的地下党已经混入了剿匪司令部。立功心切的王田香立刻向日本皇军特务机关长武田做了汇报,二人随即在裘庄布下了一个圈套,意图通过放出假消息逼老鬼现身。

武田将军事参谋部部长吴志国、总司令侍从官白小年、军机处译电科科长李宁玉、军机处译电科科员顾晓梦以及军机处处长金生火5个嫌疑人带到了封闭的裘庄。李宁玉自持冷静,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天体物理系的她还就读了青岛海洋学院的通讯班,是一个崇尚精神自由、不追求权力的人,她原本不想参与乱世,却意外的被卷入到了这场纷争;金生火处事温吞,但在局促背后却隐藏着宿命的智慧。他吃喝玩乐养小妾,看似和其他腐败官员毫无差别,却胆小怕事,患得患失,很难让人把他和老鬼联系起来。但谁又知道,他是不是隐藏的最深的那个呢?白小年生得清秀白皙,曾是一个昆曲名伶的他绚烂夺目与众不同,追求着内心的圣洁却毫无战斗力,他无法接受自己被囚禁的事实,更受不了别人对自己的质疑和玷污,但他真的是无辜的吗?吴志国铁血阴冷、亦正亦邪、霸气而沧桑,年轻时曾留学德国,接受过希特勒式的军事教育。他的父亲被红军斗死,哥哥死于国民党的枪下,对国共两党都存在着复杂的心理,他是5个嫌疑人当中职务最高威慑力最强的,也是和武田王田香等人对抗最激烈的一个,他会是那个老鬼吗?顾晓梦美艳玲珑,为了保全自己,她不惜挑起风浪,将危机转嫁,时而尖锐刻薄,时而柔弱温顺的她和吴志国针锋相对,和李宁玉情同姐妹;王田香集诡诈、狠毒、机警、圆滑于一身,他是武田的爪牙,也是酷刑的执行者,像一只狡猾的狐狸游走在大家周围,威逼利诱用尽各种手段来寻找老鬼。与此同时,武田也并非等闲之辈,他莫测高深,冷静中透出癫狂,当年他趾高气昂的踏上中国的战场,除了要完成日本天皇交由的任务之外,还怀揣着洗去先辈耻辱重振家族声望的私心。调查的期限只有5天,武田必须采取各种手段甚至残忍的酷刑才能找出“老鬼”。被软禁的5个人为了保全自己,也在处心积虑的观察着周围其余四人,都希望尽快把“老鬼”揪出来以便自己能够安全的离开裘庄。掌握着所有人命运的武田,像一只眼神锐利的老鹰洞察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精彩视点:

简单的环境、精炼的人物、明确单一的目的、波谲云诡的情节,使得《风声》在同档期上映的众多影片中异军突起,一片叫好声中,票房一路飘红。《风声》是典型的谍战片,故事本身具有张力——危险的处境、智力的较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重重悬念、压抑的心理、隐秘的心机、扭曲的情感、复杂的人性以及奢靡考究的布景、香艳典雅的人物造型、绚丽而怀旧的色调、漂亮炫目的摄影、干脆利落行云流水的剪辑……每个细节都做足了功夫,再加上周迅、李冰冰、张涵予、王志文、黄晓明、苏有朋、英达这些善于把握心理细节的好演员,《风声》成为吸引眼球的热门影片也就不足为怪了。

月日  :  播出  幸儿

《风声》:极致谍战 酷刑展示?

简单的环境、精炼的人物、明确单一的目的、波谲云诡的情节,使得《风声》在同档期上映的众多影片中异军突起,一片叫好声中,票房一路飘红。《风声》是典型的谍战片,故事本身具有张力——危险的处境、智力的较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重重悬念、压抑的心理、隐秘的心机、扭曲的情感、复杂的人性以及奢靡考究的布景、香艳典雅的人物造型、绚丽而怀旧的色调、漂亮炫目的摄影、干脆利落行云流水的剪辑……每个细节都做足了功夫,再加上周迅、李冰冰、张涵予、王志文、黄晓明、苏有朋、英达这些善于把握心理细节的好演员,《风声》成为吸引眼球的热门影片也就不足为怪了。

中国商业类型电影走向成熟

《风声》的故事脱胎于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的小说,也源于电视剧《暗算》中的第三个故事:汪伪政府大肆迫害抗日地下党员,即将被遣返归国的日本军官原田发现自己的行动多次被地下党截获,他为此设局,将汪伪政府5个密电破译组成员困在裘庄古堡内,企图个个击破,揪出那个化名“老鬼”的地下党人……

于是这部大片拥有一切“抓人”的元素:心理激战、严刑拷打、彼此猜忌、阴差阳错、虚与委蛇、迷雾重重、峰回路转、真相大白……导演陈国富、高群书联袂奉上的是一部堪比好莱坞大片的巨制:浓厚的悬疑、窒息的气氛、血腥的桥段、极端的人物,在相对封闭的室内环境中将情节推向一个个高潮——仿佛百米高空的走钢丝绝技,当戏剧冲突正如那个走钢丝高手有惊无险的一波三折,观众的心脏已经被牢牢攥紧。尽管它对人物、人性的描摹尚不如《暗算》的舒展和深刻,但周迅、李冰冰、王志文等清一色国内明星的精彩出演还是让很多观众由衷鼓掌。

中国最出色的商业类型电影来自香港。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涌现出吴宇森、杜琪峰等一批类型大师,“港产片”几乎是成熟商业电影的代名词,至今未衰。内地类型片起步并不算晚,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有《羊城暗哨》、《古刹钟声》、《冰山上的来客》、《永不消逝的电波》等“惊险片”。上世纪80年代有《黑三角》、《蓝盾保险箱》、《白雾街凶杀案》等悬疑惊悚佳作,同时出现了陈佩斯的喜剧电影。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内地电影陷入困顿,类型电影一度让位给观众越来越少的“艺术电影”。如果说冯小刚的贺岁片、2003年张艺谋的《英雄》是类型电影的积极救市,那么2006年《疯狂的石头》横空出世则将“小成本黑色喜剧片”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并唤起空前的类型热潮,内地电影总算在“娱乐性”上予以更多倾注,差不多与《英雄》同时的港产片《无间道》也取得了非凡突破。

类型片一直不是内地电影强项,但内地电视剧早已先行一步,古装、谍战、家庭、爱情、青春等类型剧早已成熟并且成绩斐然。《风声》的突破恰恰在于,依托优秀的《暗算》,它甫一出生就足够出彩,“首部谍战大片”的旗号或将预示着更多类型电影将借助电视剧的东风全面崛起。

试图探讨的还是人的表现

“《风声》的故事有几个吸引我的地方,一个是它有极通俗的包装——谍战、斗智斗勇、紧张悬疑、剧情跌宕,这些都能吸引作为观众的我。”导演陈国富在接受采访时说,“小说一开始给我一种感觉:它好像是一个智力之间游戏性的较劲,慢慢到了结尾就变成一个文学手法上的实验。可能麦家之前已经写过很多关于密码、谍战的游戏,所以他想在《风声》里把这些进行到另外一个层次,这一层次就是所谓‘历史的真相’——国共两党的斗争,甚至还有中日两个民族在文化上暗潮汹涌的冲突,他有这样一个企图。”然而小说的长项并不是电影的强项。在电影和小说之间,陈国富找到的连接点是人物和氛围。“作为一个导演,我偏爱能深刻发展角色的题材,《风声》提供了很多脸谱,但也提供了颠覆、再造这些脸谱的可能。至于抗战的时代背景,更是求之不得,那是既近且远,你可以高枕无忧,却能同时闻到血腥味的场景。”

“我想的是当时的特务面临的是怎样的生存条件,写电影之前我也看了很多纪录片。关于抗战的记录留下很多,但关于特务的很少。其中有一个访问是这样说的:特务这个工作不是事后可以拿来炫耀的事情,因为牵扯到很多人与事,它应该永远是秘密。那么,这个行当应该也有这个行当的一些游戏规则以及专业知识,这些东西都和魔术的戏法一样,不能拿来到处说。所以,我们关于这些知道得很少。但有一点是绝对也不应该被淡忘的:当他们面对身份暴露或是否要暴露时,他们面临的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要比战场上的士兵还可怕几百几千倍的。因为那不是一枪毙命或者服毒自尽,那是无边的折磨,我觉得如果这些东西不能在这一题材里表现出来的话,就有点对不起他们。”

人在面临肉体和精神折磨时的表现,小说里并没有涉及。陈国富设计了很多这方面的细节。“小说里其实没有这一块,我只好自己去想,然后在想的时候肯定会出现之前在影视剧甚至在访问前看到的,那些特务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留下的东西。比如说,坐老虎凳,脸上罩着湿布往鼻孔里滴水。这些痛苦简直不可思议,然而这些痛苦在别的影视剧里已经看过了。这就好比你已经在电影里看过两种恐龙,你在下一部电影里再看到这两种恐龙,你就会觉得这两种恐龙不可怕,不High,所以就得再想办法用特技弄出第三种恐龙来。”

“但是,对于我来讲,这种做法的用意不在于制造感官刺激,而是我想让你知道当时的特务面对的是怎样的状态,因为唯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去揣摩他的精神状态,才能揣摩当时的抉择有多么困难,那么这些就又回到我之前问的问题: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经典的谍战片,和意识形态的联系常常无法分开。“谍战片大多包含意识形态上的企图,但这些意涵其实对观众而言并不重要。因为你什么时候效忠于哪个国家或者政党,其实是一直在转变的。”陈国富说。所以最终《风声》试图探讨的,还是人的表现,人对于种种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承受的极限,“革命志士不是脑子一热,尤其是特务工作,那是长时间的。我常常在想,一个人半辈子都在伪装,回家可能对老婆小孩也要伪装,在公司对同事伪装,而且,很有可能这个秘密他是要带着进棺材的。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是怎样的理念在支撑?”

“小说的情节很好,但是我不愿意做编织感特别强的东西,我希望让大家看到,鲜活的生命是什么样的。”导演高群书说。——《风声》由两位导演联合执导。请高群书来参与执导《风声》,是因为陈国富看过他讲述一位公安干警事迹的《千钧一发》,“他简练、精确、活力十足的电影语言是我在大陆少见的,甚至可以说绝无仅见,其对人物的细心体贴也令我惊艳”。

高群书给《风声》带来了非常细腻的人物关系。他给每个人物都写了小传:苏有朋出演的白小年是伪军“剿匪”总队司令侍从官,高群书认为他曾经是一个昆曲名伶,被霸占成了总司令的玩物;李冰冰出演的李宁玉,是伪军“剿匪”司令部译电组组长,也是“老鬼”的重要嫌疑人,“她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天体物理系,还就读了青岛海洋学院的通讯班。她是一个崇尚精神自由的人,不追求权力,远离残酷,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周迅扮演的顾小梦,家世显赫,爷爷给汪伪政权捐了一架飞机,所以她行事娇纵,有时尖锐刻薄,有时却柔弱温顺。

高群书很喜欢英达扮演的金生火,对于这个人,他找到的定位是契诃夫的《小公务员》,圆滑、世故,永远唯唯诺诺,然而私下里,他利用职权走私军火,还在外面有二房。帮助日本人拷打中国人的汉奸王田香,是高群书认为自己塑造得最得意的角色。他认为这个人身上体现出了人性的复杂和深刻,“他是汉奸,但也是理想主义的汉奸。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有理念和目标的,他们因而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正确的”。王田香的饰演者是王志文,他身上的神经质让这个人物很立体。

主演演技没得说

周迅和李冰冰两位影后的飙戏着实过瘾。看得出李冰冰铆足了在演,无论是醉酒后的放肆,还是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把李宁玉内心崩溃的一面表现得丝丝入扣;而周迅在保留自身灵气的同时,也多了份风情万种与深藏于心的算计。

王志文和张涵予两个实力派自然不在话下。可最大亮点还当属苏有朋扮演的伪军剿匪总队司令侍从官白小年,一个不阴不阳的风骚男,尤其是他与英达饰演的金生火在饭桌上的冲突,英达一句“妖就是妖,修炼多年也成不了人”,惹得苏有朋向他用力泼出一杯酒,并放言“我就不信你硬得起来”。

影片的前半部分都交给了酷刑,老虎凳、电击、毒针扎穴逐一登场,血腥场面着实挑战视觉极限。直到影片最后十多分钟,才开始揭晓谜底。“老鬼”现身,另一位埋藏更深的神秘人物“老枪”也以令人惊讶的方式亮相,并重新串起了剧中的各个真相。

0

    昆山市信息港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主办 苏ICP备 11005554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苏备2009004号

    昆山市信息港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下载使用